当前位置:首页 » 仙都印象 » 黄帝文化 » 正文
  

黄帝祭典的历史及其文化内涵

发布时间: 2013-03-21 11:11:06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分享到:
 
摘要: 轩辕黄帝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 《史记》有“黄帝崩,葬桥山”的记载,汉唐以来陕西黄陵县的桥山黄帝陵...

 

轩辕黄帝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  《史记》有“黄帝崩,葬桥山”的记载,汉唐以来陕西黄陵县的桥山黄帝陵成为历代祭陵之地。浙江缙云县也有许多黄帝的传说和黄帝祠宇,南北朝时已见于记载,唐宋以来官方在这里举行庙祭。

 

    据王国维校补《古本竹书纪年辑校》:“黄帝既仙去,其臣有左彻者,削木为黄帝之像,帅诸侯朝奉之。”又据《大戴礼记·五帝德》记载,宰我问于孔子曰,“昔者予闻诸荣伊令,言黄帝三百年。请问黄帝者,人邪,抑非人邪?何以至于三百年乎?”孔子回答说:黄帝“生而民得其利百年,死而民畏其神百年,亡而民用其教百年,故曰三百年”。从这个记载中,我们不难想见,黄帝仙逝后人们的怀念之情,从而也不难想像对黄帝祭祀之隆。

 

    《史记·封禅书》中明确记载,秦灵公“作吴阳上时祭黄帝”,时为公元前442年。《汉书·高帝纪》载,刘邦为沛公时曾“祠黄帝”。汉武帝刘彻即位后,特别重视对黄帝的祭祀。据《史记·封禅书》、  《汉书·武帝纪》记载,元封元年( 110)冬十月,汉武帝北巡朔方,勒兵18万,  “还,祭黄帝冢桥山,释兵须如。上曰:‘吾闻黄帝不死,今有冢何也?’或对

   曰:‘黄帝已仙上天,群臣葬其衣冠’。”这个回答成为后世相 传黄帝陵为“衣冠冢”的依据。

 

    历代帝王在中部县(今黄陵县)的桥山之巅设坛筑场,虔诚地祭祀着轩辕黄帝,仪式隆重,规模盛大。汉光武帝刘秀于建武二年(26),“为圆坛八陛,中又为重坛,天地位其亡,皆南乡,西上。其外坛上为五帝位……黄帝位在丁未之地。,,明帝、章帝等继位时,均有祭祀黄帝的盛大活动。唐太宗在位期间,特别重视对黄帝的祭祀。每岁“夏季土王日,祀黄帝于南郊,帝轩辕,配后土”(《旧唐书·礼仪志》)

 

    不过,明代以前对黄帝的祭祀并不专在今天的黄陵县。自明太祖朱元璋起,历代帝王君主对黄帝的祭祀场所,确定为今天的黄陵县桥山之巅的黄帝陵。洪武四年(1371),明太祖遣使祭历代帝王陵寝,依据经籍所载考知黄帝陵寝确在今天黄陵县桥山之巅后,即亲撰祭文,遣中书管勾甘敢前往致祭。此次祭祀所撰祭文,是目前所能见到黄帝祭文中最早的一篇。清顺治八年(1651)特遣专官赴黄帝陵致祭。此后,康熙、雍正、乾隆、嘉庆、道光等皇帝先后祭祀黄帝陵近30次。

 

    近代以来,祭祀活动频繁。本世纪80年代以来,来自台湾、香港、澳门和世界各地的炎黄子孙纷纷聚集于黄帝陵前致祭。如今的黄帝陵,每年接待着数十万前来谒陵祭祖的炎黄子孙。1990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瑞环谒拜黄帝陵时,对整修黄帝陵作了重要指示,要重新整修黄帝陵,给新时期的祭礼活动赋予了深刻的、划时代的文化意义。

 

    我国南方黄帝传说的流传,主要集中在浙江省中南部腹地的缙云仙都一带。仙都,古称缙云山,元《仙都志》引东晋谢灵运《名山记》云:“缙云山旁有孤石,屹然干云,高二百丈,三面临水,周围一百六十丈;顶有湖生莲花。有岩相近名步虚,远而望之,低于步虚,近而视之,步虚居其下……中岩上有峰,高数十丈,或如莲花,或如羊角。古老云:‘黄帝炼丹于此’。”在此之前,东汉《吴越春秋》有:大禹斋于“黄帝岩岳”,得治水之策的记载。梁《鼎录》:“金华山(缙云山为其中一部分),黄帝作一鼎,高一丈三尺,大如石瓮,象龙腾云,百神螭兽满其中,曰‘真金作鼎,百神率服,。”晋崔豹《古今注》:“孙兴公()问曰:‘世称黄帝炼丹于凿砚山,乃得仙,乘龙上天,群臣拔龙须,须坠而生草,曰龙须。有之乎?’答曰:‘无也,有龙须草’,一日缙云草。”

 

    江南对黄帝的祭祀,首先在民间进行。缙云县一带的民居,都为黄帝合宫式四合院,简陋的三间,稍好的五间、九间,最多可达28间,中间有方形天井,叫明堂,俗称道坛;门外一般有天灯等设施。这种民间住屋,晋谢灵运有“合宫非缙云之馆,,之句。因此是上古“黄帝合宫”的文化遗存,俗称“道坛”。

 

    缙云县境内的鼎湖峰,是仙都第一标志,自古以来有石笋、孤石、方石、独峰、鼎湖山、玉柱峰、仙都石和黄帝岩岳等美名,它状如春笋,直刺云天,拔地1708,是世界上最高大的柱石,素有“天下第一峰”之誉。峰巅苍松翠柏、郁郁葱葱,中有天然小湖,大旱不竭,称鼎湖。白居易有诗:“黄帝旌旗去不回,片云孤石独崔嵬。有时风激鼎湖浪,散作晴天雨点来。”

 

  鼎湖峰下,古有缙云堂一处,约建于东晋成帝咸和一咸康年间(326--342)。唐天宝七年(748)唐玄宗李隆基敕改缙云山为仙都后,为江南官员百姓祭祀黄帝的需要,改建定名“黄

帝祠宇”。由当时著名小篆书法家、缙云县令李阳冰篆额,大书法家颜真卿题记。与此同时,唐代天宝、大历年间,路、州地方官员张鹭、李季贞、韦翊三人的《仙都山铭》内容告诉我们,江南一带正式祭祀黄帝从盛唐开始,因此已有1250多年。北宋朝廷崇道,祭祀黄帝往往以道教形式进行,宋范镇《东斋纪事》:“道家有金龙、玉简。学士院撰文,具一岁中斋醮,投于名山洞府。”周昭礼《清波杂志》:“天下名山洞府,朝廷每岁投龙简。天圣中,下道录院,定岁投龙简二十处。”故苏轼有“中使河年到,金龙自古投”之句。元《仙都志》载:宋天禧四年(1020),朝廷派中使到仙都祭黄帝,投金龙、玉简于金龙洞中。此金龙,为雌雄式两条。19966月在仙都金龙洞中出土,龙长1725厘米,四足,属鎏金铜龙,属国家二级文物。后地方官员将李阳冰《黄帝祠宇》碑,辇置移县邑孔庙中,庆历四年(1044)县尉毛维瞻于碑阴刻《处州缙云县新修文宣王庙记》,把祭黄帝和祭孔结合起来。英宗治平二年 (1065),朝旨正式将祠宇改为玉虚宫。宋宣和二年(1120),方腊起义军战火将玉虚宫摧毁,南宋绍兴五年(1135)八月,高宗派大员杨景到仙都求雨祭黄。景定二年(1261),玉虚宫基本修复;咸淳三年(1267)两浙转运使缙云人潜说友拨款扩建,有殿、堂、祠、宫、轩、廊、亭、门共99间,占地30多亩,达到鼎盛。到了明代,朝廷加强对宗教控制,玉虚宫逐步毁圮。清初,仅有孤亭1座。19941月,仙都被国务院定为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以后,按浙江省城乡规划设计院《仙都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的要求,后报请国家

建设部批准,缙云县人民政府重建具有永久纪念性质的“黄帝祠宇”,恢复中华民族始祖黄帝“北陵南祠”格局。1998年,由清华大学建筑研究中心按盛唐风格设计,东阳横店古建筑工程公司施工的“黄帝祠宇”正式建成,使缙云仙都重新成为中华民族子孙寻根问祖的重要场所。

 

    黄帝祭典的文化涵义随着历史发展,大致有如下几种情况:

 

    ()作为中华民族始祖的祭祀。

 

    《国语·鲁语》说:“有虞氏谛黄帝而祖颛顼,郊尧而宗舜。夏后氏椭黄帝而祖颛顼,郊鲧而宗禹。”《礼记·祭法》也说:“有虞氏棉黄帝而郊喾,祖颛顼而宗尧,夏后氏亦椭黄帝而郊鲧,祖颛顼而宗禹,殷人柿喾而郊冥,祖契而宗汤;周人喾而郊稷,祖文王而宗武王。”据元人陈滞《礼记集说》引刘向校经籍的话说:“虞、夏、殷、周皆出黄帝,黄帝之曾孙曰帝喾,尧则帝喾之子也。”这说明在虞夏时代,黄帝已被人们当作始祖祭祀。

 

    我国的祭祀祖先制度,在商代就十分发达,祀典有20余种之多。到了周代,祭祀制度更为完备。在祭祀方法上,周代一仍殷商之旧,在宗庙里举行对祖先的祭祀。宗庙的祖先神主放置在石匣内,称作“宗柘”、“主柘”或“柘”,并对祭祀祖先的仪节、受祀祖先的数目、祭祀规格等,都有明确的规定。其主要仪节是将写有六谷名称的小旗插于装有祭馔的口簋等器皿上,奉告先祖:已经献上丰洁的粢盛。接着,扮演神主的人 (称作“尸”)将盛在酒器中的香酒洒在地上,并将肢解的牛、羊、猪的牲体及血腥供奉于神主之前。

 

    周代在座受祀祖先的数目上比商代少得多,但都必须祭祀始祖。除始祖外,只祭祀年代最近的几代祖先。按照每一祖先在宗庙内各占一庙的庙数建制,天子祀七庙设一坛一蝉。所祀 七庙为父庙、祖庙、曾祖庙、高祖庙,始祖庙,均为每月祭祀;远庙称“祧”,有昭、穆二祧,只有四季的祭祀。诸侯五庙(或三庙),设一坛一蝉。所祀五庙为父庙、祖庙、曾祖庙,均为每月祭祀;高祖庙和始祖庙为四季祭祀。大夫三庙,士二庙,只有四季的祭祀。除皇帝外,一般都祀不过五代,而庶民则不许立庙,只能在家中祭祀父母。在祭品的规格上,也表现了严格的等级界限。周代天子祭品用“会”,即为三组“太牢” (牛、羊、猪三牲),诸侯用一组太牢,卿用“特牛”(只有一头牛),大夫用“少牢”  (羊、猪并用),士用猪,庶民用鱼。这种严格的规定一直沿续下来。至清代,三品以上一猪一羊,四品至七品一猪,八品以下用猪肩,庶民只用饼饵、肉食菜蔬、羹、饭各二,规定更加细密。古圣先贤多崇尚节俭,但在祭祀祖先的祭品规格上却从不含糊。据《论语》记载,孔子的学生子贡欲将鲁国每月初一告祭祖庙的一只活羊“节俭”下来时,孔子便说:“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表示了对祭祀祖先的重视。

 

    历代把黄帝当作始祖来祭祀的文字记载虽然不多,但我们却从古人祭祀祖先的规定中推测出黄帝之确在古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

 

    ()作为五帝之一的祭祀。

 

    战国秦汉之际,五德终始说盛行,黄帝和青、赤、白、黑四帝各被当作天地运行周期的一个象征和代表而受到祭祀。秦国始祭白帝,并于秦灵公三年(422)作吴阳上峙,祭祀黄帝;作下时,祭祀炎帝。汉代补充黑帝。五帝崇拜和祭祀始终是汉代祭天礼典的重要内容。自汉至唐,历代都在中央所举行的郊天礼中对五帝之一的黄帝进行祭祀。刘邦人关祭黄帝、汉 武帝刘彻率18万大军祭黄帝,在祭典形式上,都是把黄帝当作五帝之一来祭祀。除此之外,据《后汉书·祭祀上》载:公元25年,刘秀称帝于鄗(今河北柏乡)。次年,“为圆坛八陛,中又为重坛,天地位其上,皆南乡,西上。其外坛上为五帝位……黄帝位在丁未之地。”至明帝、章帝继位,均不断有把黄帝作为五帝之一的祭祀盛典。《后汉书·礼仪志》中专列有“黄郊,,仪式,规定在每年立秋前十八天“郊黄帝。是日夜漏未尽五刻,京都百官皆衣黄。至立秋,迎气于黄郊,乐奏黄钟之宫,歌《帝临》,冕而执干戚,舞《云翘》、  《育命》。”此后,把黄帝当为五帝之一祭祀者,《魏书》中尚有不少记载,如神瑞二年(415)六月壬申,太宗明元帝拓跋嗣“幸涿鹿,登桥山,观温泉,使使者以太牢祠黄帝庙”。泰常三年(418),太宗“为五精帝兆于四郊,远近依五行数。各为方坛四陛,埒挝三重,通四门。以太皡等及诸佐随配。侑祭黄帝,常以立秋前十八日。余四帝,各以四立之日”等等。由以上记载可以看出,把黄帝当作五帝之一来祭祀,其祭典类似于古礼中的郊天礼,黄帝之神位一般安放在祭天坛南陛之西。大约到了宋代以后,在郊天礼典中祭祀五帝的做法才逐渐消失。在明太祖所举行的郊天礼典中,已经没有了黄帝和五方帝的祭礼。

 

    ()作为具有号召力的首领和帝王的祭祀。

 

    《礼记·祭法》说:“夫圣王之制祭祀也,法施于民则祀之,以死勤事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御大灾则祀之,能捍大患则祀之。……黄帝正名百物以明民共财……”这段话的大意是说,古代圣明的君主制定祭礼的原则是:为老百姓订立法则的人,为国效力而不遗余力的人,为开国立下汗马功劳的人,能为老百姓抵御重大灾害的人,能捍卫老百姓利益并使老百姓 免受祸患的人,死后都应受到祭祀。黄帝的功德涵盖了上述应受到祭祀的五种人的全部美德。仅以黄帝之作为具有道德和军事号召力的首领的记载,即可略见一斑。据《史记·五帝本纪》记载:

 

    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

    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

    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

    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

    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躯、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

    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

    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擒杀蚩尤。而诸

    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天下有不顺

    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

 

    这段文字记载说明黄帝以其伟大的道德力量和号召力受到历代人们的尊敬和祭祀,以至于人们把黄帝当作最早的帝王来看待。汉高祖刘邦在沛起兵时,曾祭祀黄帝,虽然在形式上把黄当作五帝之一来祭祀,但从内心深处他还是把黄帝当作具有号召力的首领来看待,期望通过祭祀黄帝,得到黄帝之灵的保佑,取得军事上的胜利。和刘邦一样,汉武帝率领18万大军祭黄帝,也有把黄帝当作具有号召力的首领来看待的意思,目的在于祈求黄帝保佑,以壮声威。真正从祭典的形式和内容方面都把黄帝当作帝王来看待,始于唐玄宗天宝年间。唐玄宗下令在中央的历代帝王庙中,加上三皇以及三皇以前帝王的祭祀,从而改变了对黄帝陵庙时断时续的祭祀状况,把黄宙正式纳入中央所设历代帝王庙中。因此,对于黄帝的帝王性祭典,自唐代起即大体沿着中央帝王庙合祭和地方陵庙分祭两条线索发展。宋代既有中央对黄帝的祭祀,亦有地方对黄帝庙的祭祀。元朝还一度规定在地方上也设三皇庙,并废除中央历代帝王庙的合祭,只准许各帝王陵庙所在县府致祭。当时确定黄帝的陵庙在陕西延安府境内。后不久又恢复中央历代帝王庙的合祭,同时也不废止地方的分祭。从而确立了黄帝在中央历代帝王庙中被合祭,在陕西延安府被分祭的祭祀格局。自明至清,相沿不衰。

 

    把黄帝当作历代帝王之一来祭祀,其祭典相当于古礼中的祭祀先圣先贤礼,其根本意义在于祈求黄帝神灵的保佑,使得风调雨顺,经济繁荣,国富民强,四夷安宁。

 

    ()作为中华民族的象征的祭祀。

 

    不沦人们把黄帝当作始祖来祭祀,还是当作五帝之一来祭祀,抑或当作历代帝王之一来祭祀,都无庸置辩地说明了黄帝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地位,也反映了黄帝在中华民族文明发展史上的崇高地位。从历代祭典的多样性来看,人们对黄帝的认识并不是完全统一的。

 

    有的把黄帝看成神,有的看成祖先,有的看成帝王,认识上的差异,并没有妨碍人们对黄帝的无限尊崇和怀念。正是由于认识上的多样性乃至矛盾,才促进了进一步认识的深化和统一。

 

    后来,人们终于认识到,黄帝不仅仅是具有广泛号召力的部族首领,也不仅仅是中华民族的共同始祖,而且是具有丰富内蕴的整个中华民族的象征和代表。这一认识上的深化,在近代以来的黄帝祭典中表现得十分突出。

 

     1908年,同盟会陕西分会在西安成立。重阳节,同盟会会员26人参加了祭扫黄帝陵活动,祭祀隆重而朴素。祭文历叙轩辕黄帝的功德和后代子孙相承遗绪的情况,继写有清以来,外寇入侵,国运凌迟之现状。最后表达同盟会同人矢志盟天、力图恢复之志。祭祀仪式上宣读祭文时,会员们无不饮声啜泣。

 

    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为了团结全国人民共同抗战,一致对外,各地爱国志士倡仪民族扫墓之礼。1936年,国民党和共产党结成抗日统一战线。1937年清明节,国共两党各派代表前往黄帝陵扫墓,共同祭奠先祖轩辕黄帝。国共两党在始祖陵前表达团结御侮,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决心。这次祭祀活动,对于唤取国民的民族自尊,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改革开放以来,恢复了对黄帝陵的祭祀活动。黄帝祭典越来越受到海内外炎黄子孙的关注,并演化为公祭、民祭两大系统,黄帝作为中华民族象征的内涵越来越显得突出,其祭典的文化内涵也越来越显得突出。黄帝祭典的文化意义主要有以下两点:

 

    第一,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中“孝”、“敬祖”等观念,从而培养人们的“仁爱”之心。《礼记·祭义》引宰我之言说:“君子反古复始,不忘其所由生也,是以致其敬,发其情,竭力从事以报其亲,不敢弗尽也。是故昔者天子……以事天地、山川、社稷、先古,以为醴酪齐盛于是乎取之,敬之至也。”要求人们不忘根本,孝敬父母、先祖。

 

    ‘孝”、“敬祖”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对一个立身行己的最基本要求。孝顺父母、敬奉祖先,绝不是流于外在的形式,而是一种“仁爱”之心从内到外的发扬。只有做到这一点,才能算是真正做到了“孝敬”。正如《礼记·祭义》引曾子之言说:“身也者,父母之遗。莅官不敬,不敬乎?”追溯历代祭祀黄帝陵、黄帝祠的活动,不论是黄帝之臣左彻削木为像的祭祀,还是1937年国共两党的共同祭祀,乃至近年越来越多的港、澳、台同胞和海外侨胞的寻根问祖,都是把黄帝当作中华民族的始祖,因为这是祭祀活动的感情基础。

 

    通过祭祀黄帝陵、黄帝祠的活动发扬传统美德,培养“仁爱”之心,至今仍有着不可低估的现实意义。香港诗人雁翼在其《黄帝陵》一诗中写到:“我双腿跪下,双手按地并不是致哀/仅仅为着接通五千年血脉/址祖先的血和我的血共流/灌溉/爱”(《陕西日报》1992817)。这首诗形象地阐明了黄帝祭祀对于弘扬传统的“孝”、“敬祖”观念,从而培养人们的“仁爱”之心,具有十分重要的文化内涵。

 

    第二,弘扬民族文化,凝聚民族情感,振奋民族精神,激发爱国热情。中华民族有着五千年灿烂辉煌的传统文化。即以传说为黄帝的发明创造来说,就包括了中国文化中衣、食、住、行、农、工、矿、商、货币、文字、图画、弓箭、音乐、医药、婚姻、丧葬、历数、阴阳五行、伞、镜等20个方面 (依据于右任《黄帝功德纪》之说)的内容。这是一笔极为宝贵的财富。只有在继承这笔文化遗产的基础上不断创新,才能使文化的繁荣和发展成为可能。事实上,中华文化本来就是在不断继承与创新中发展起来的。传统文化中有很多需要我们继承和发扬的精华。特别是2l世纪的到来,中国文化的未来走向,不仅仅是从西方社会拿来高科技,还要有效地继承传统文化的精华,并赋以全新的时代内容,从而使传统文化焕发出青 春和活力。

 

    作为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黄帝不仅为中华文化的奠基与发展,起了导夫先路的作用,同时,他在率领先民从野蛮走向文明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智慧和才能,也成为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得到继承和发扬光大。从这个意义上说,黄帝的精神,就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她具有历久不衰的生命力。

 

    祭祀黄帝,就是要我们炎黄子孙团结起来,振奋民族精神,使文明古国重新创造辉煌!

   

  何炳武:西北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

    王达钦:浙江省缙云县仙都景区管委会退休干部

 

 

(作者:何炳武 王达钦

Tags: 本文暂无Tags!

网站首页|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RSS订阅| 杭州骥宇科技 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01 - 2018 http://www.china-xiandu.net ,www.仙都景区.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20249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