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都印象 » 黄帝文化 » 正文
  

先蚕嫘祖考略

发布时间: 2013-03-21 11:18:11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分享到:
 
摘要:

 

王达钦

嫘祖,相传是黄帝的正妃。黄帝,五帝之一,我国著名历史学家苏秉琦先生在《中国通史·远古时代·序言》中指出:“而五帝则可能实有其人其事,所以司马迁著《史记》时径直从《五帝本纪》开始。”在我国现存传世的历代文献中1,黄帝记载很多,嫘祖却很少,且不甚一致,需要认真地进行甑别和梳理。

嫘祖,亦作累祖,累祖和累祖。它最早见《世本》“黄帝娶于西陵氏之子谓之嫘祖,产青阳及昌意。”《山海经·海内经》也载“黄帝妻嫘祖,生昌意。”汉戴德《大戴祀记·帝系》亦载“黄帝居轩辕之丘,娶于西陵氏。西陵氏之子谓之嫘祖,产青阳及昌意。”嫘祖的情况,还可以从黄帝所生的子女中去推测,《国语·晋语四》云:

黄帝之子二十五人,其同姓者二人而已,惟青阳与夷鼓皆为己姓。青阳,方雷氏之甥也;夷鼓,彤鱼氏之甥也。其同生而异姓者,四母之子,别为十二姓。凡黄帝之子二十五宗,其得姓者十四人,为十二姓:姬、酉、祁、己、滕、咸、任、苟、吉、儇、依是也,唯青阳与仓林氏同于黄帝,故皆为姬姓。

汉司马迁根据上述记载,在《史记·五帝本纪》中归纳而成:

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于西陵氏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

清训诂学家郝懿行在《山海经笺疏》中指出:“雷,姓也;祖,名也。西雷氏姓方雷,故《晋语》云‘青阳,方雷氏之甥也’。雷通作累,(晋)郭(璞)引《世本》作累祖;《大载礼祀·帝系篇》作嫘祖;《史记·五帝纪》同;《汉书·古今人表》作累祖,并通。”故唐司马贞《史记索隐》:“按:黄帝立四妃;晋皇甫谧云“元妃西陵氏女,曰累祖,生昌意次妃方雷氏女,曰女节,生青阳。次妃彤鱼氏女,生夷鼓,一名苍林。次妃嫫母,班在三人之下。”三国韦昭曰:“方雷氏,西陵氏之姓也。”可见,黄帝正妃嫘祖,次妃女节,俱系西陵氏方雷之二女,西陵当方雷氏居住之地。后人亦有说“黄帝伐蚩尤,以功封方山而姓方。”

西陵之地,湖南长沙何光岳先生认为在四川岷山,即方雷氏发源地。岷山东麓隋置方维县,在今四川省平武县东北。方维、方雷音近,或即方雷氏所居之地2。江水,即长江。若水,即雅砻江,长江上游金沙江支流。

考古实物证明,我国古代种桑养蚕的历史,早于黄帝时代。1961年上海青浦崧泽发现公元前3395±100年前遗址,下层文化层中期,桑属和禾本科植物孢粉骤然增加,到中层文化上部孢粉组合中,桑树花粉已非常多,这种现象是人类有意识栽种桑树的结果3。考古学一般把龙山时代的良渚文化,看作黄帝时代。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浙江省吴兴钱山漾良渚文化遗址中发现丝带、丝线和绢片。丝带分二十股,每股单纱三根,编成两排平行的人字形纹,宽约0.5厘米。绢片系平纹织法,经纬粗细相仿,然为方向为S型,织物密度为每平方厘米47×47根,这已经是很细的丝织物了4。麻布每根线的直径也不到半毫米,每平方厘米的织物经纬线已各有24根。这表明当时人们已开始种植桑麻和纺织麻织物而制成衣服5。《史记·五帝本记》黄帝:“淳化鸟兽虫蛾。”其“淳”,应作“纯”理解。有现代育种学中的“提纯复壮”之意。“化”,即驯化。“鸟兽虫蛾”,即指家禽、牲畜和蚕等昆虫动物。

从文献和出土文物看,黄帝时代人们已有“上衣下裳”的习俗。遮上体者为衣,蔽下体者为裳,裳意为裙子。在甘肃省出土彩陶文化的陶绘中,就有“上衣下裳”习俗的喻亦。由于当时生产力水平低下,迷信和崇拜自然现象,反映在服饰上,多力求贴近自然。《易活·系辞下》:“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

我国祷蚕神习俗由来已久,早在殷商时代就有隆重祭祀蚕神的仪式。据甲骨卜辞记载,当时祭一次蚕神用太牢,要杀三头牛,或是三头羊作为供品6。《隋书·礼仪志》云:

周礼》王后蚕于北郊,而汉法皇后蚕于东郊……。后齐为蚕坊于京城之西……别殿一区,置蚕宫,令丞佐史,皆宦者为之。路西置皇后蚕坛……置先蚕坛……,以供蚕母。每岁季春谷雨后吉日,使公卿以太一牢祀先蚕黄帝轩辕氏于坛上,无配,如祀先农。礼讫,皇后因亲桑于桑坛……后周制,皇后乘辂,率三妃三代御媛、三公夫人、三孤内子至蚕所,以一太牢亲祭进奠先蚕西陵氏神。

后齐,萧道成建立,传历七帝共二十四年(479502);后周即北周,西魏宇文觉创建,历五帝共二十五年(557581)。北宋刘恕《通鉴外纪》曰:正妃西陵氏之女嫘祖,生二子,为帝之妃,始教民育蚕,治丝蚕以供衣服南宋罗泌《路史·黄帝纪上》:“元妃西陵氏曰嫘祖,生昌意,玄嚣,龙苗。昌意就德游居若水……。玄嚣姬姓,降泯水……。龙苗生吾融,为吾氏……。帝之南游,西陵氏殒于道,式祀于行。以其始蚕,故又祀先蚕”。因此,我国民间把嫘祖奉为“先蚕”而祭,大体上从南北朝开始。

明清以后,出于崇祖的需要,对嫘祖的生平又具体了许多。清李元度《南岳志》到《湘衡稽古》云:“雷祖从帝南游,死于衡山,遂葬之。今岣嵝有雷(嫘)祖峰,上有雷祖之墓,谓之先蚕冢。其峰下曰西陵路,盖西陵氏始蚕,后人祀之为先蚕也。”

西陵(方雷)氏族的后裔,《世本》云“方氏,方雷氏之后”。汉应昭《风俗通》亦云“方氏,方雷氏之后,汉有方贺。”此族在浙江中部的活动踪迹,缙云县内有古方山,海拔1216,在胡源乡境内。山中有古方塘,相传三国赤乌二年(239)建。县内还有方溪。永康市内有方岩。

 

20041129

 

注释引证书目:

1)文献说明:黄帝时代,当今学术界普通认为是距今5000年的传说时代。由于古代人信神程度与后代人群比起来要高得多,古书中所记的黄帝及其同时代的人物,都打上了神的烙印。同时,最早的所有文字资料,都存在于青铜器、陶器和甲骨文中,十分简练,神化的成份倒没有充分体现出来。文字通行在春秋战国以后,从那以后所有古代典籍,一般来说,成书越早的可靠较大;成书较晚的,由于作者在创作时渗杂进一些个人理解的附会成份,其可靠性一般越后越低。就我国古代黄帝史料的认识问题,著名史学家张岂之指出:“关于记载黄帝最早的文献,并非出自战国时代,而是西周时期《逸周书·尝麦》篇,其中记述黄帝伐蚩尤史事可以帮助我们对黄帝及黄帝部落的了解。春秋时期成书的《国语》,其中《晋语四》所记黄帝及炎帝的世系,历来成为了解黄帝世系的比较可信的史料。战国时魏国史官们所撰《竹书纪年》关于黄帝的记述很值得研究,这里已有当时阴阳家影响的痕迹。战国时《世本》所载黄帝时代的制作(创造发明),可作参考。战国至汉初的《山海经》,其中关于黄帝的记述有更多的神话传说渲染。战国中期庄周及其后学所著《庄子》,其中所述黄帝事迹和言论是假托之词,用以宣传道家学说,是不能作为信史对待的。《史记·五帝本记》中关于黄帝的传记是大史学家司马迁博览古史,并与古史传说相比较而写成的。落笔谨严,写出了黄帝及其时代的最为重要的史料。司马迁以后的书,其中记载的黄帝都被附加上许多的传说成份。未必就是真实的黄帝及其时代的写照,但是我们录出还是必要的。这些资料虽然被涂上一些时代的色彩,而且零碎不全,但它们依然可作参照。对于很大一部分这些资料,可作文化史的角度认识其意义。

2)何光岳《炎黄源流史》533534页,江西教育出版社   19924月第1版。

3)吴存浩,于云瀚《中国文化史略》57页,河南文艺出版社  2004年第1版。

4)白寿彝《中国通史》第二版308页,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6年版

5)张岱年《中国文史百科》169页,浙江人民出版社

6)《粹》470:“其  于桑,  大牢。”  于省吾《甲骨文字诂林》1400  中华书局  1996年版

Tags: 本文暂无Tags!


网站首页|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RSS订阅| 杭州骥宇科技 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01 - 2016 http://www.china-xiandu.net ,www.仙都景区.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20249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