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都印象 » 黄帝文化 » 正文
  

缙云黄帝文化概论

发布时间: 2013-03-21 11:22:45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分享到:
 
摘要:

 

王达钦

 

   

 

缙云县, 位于浙江省中部偏南的括苍山区中, 在此区域内的地方文化, 属社会科学领域。既然是科学, 对它的研究与探索,自然不可能有平坦的道路可走。

俗话说“十年磨一剑”, 从上世纪七十年末,本人利用在基层工作之余, 开始涉足缙云仙都文化。在进行广泛深入搜集资料的基础上, 陆续写出《缙云山考》1978《缙云山开发历史考证》1992《浙江中部轩辕黄帝传说研究》1993《缙云氏考》1999《浙江中部黄帝神话流传研究》2000《浙江缙云黄帝传说研究》2001和《缙云黄帝文化的历史考察》2005等学术性论文, 在国内报刊上发表。现在算起来, 头尾己有三十年。 这漫漫长途, 筚路蓝缕, 感慨万端, 难用言语来表达。八月, 以花甲之年写成《缙云仙都黄帝传说的历史文化遗产》(缙云仙都黄帝文化内涵和发展历程)一文以后, 自以为对缙云黄帝文化有了更完整更准确的认识。古人说:“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作为一种责任, 它要求我,必须打破原来的思维格局,重新审视, 全文再写, 以答谢社会。

缙云县和缙云山

我国以“缙云” 之名所设的县, 历史上有两次。第一次,唐初武德四年621, 在婺州(金华)永康县地置丽州, 下设缙云县。八年625,丽州和缙云县废撤, 恢复永康县, 仍归婺州。1存在时间仅四年,其县治旧城, 据万历《义乌县志》和康熙《金华县志》均载:“废缙云县城, 在永康县北。” 因而这缙云县城的具体位置, 大体应在今永康市的范围内。第二次, 在武周万岁登封元年(696), 划婺州永康县南界和括州丽水县北界置缙云县, 属处州(丽水),2 县治设婺括驿道缙云墟(今五云镇), 一直相沿至今。因此,唐朝在浙江婺州、处州之交一带先后设立的县, 均以境内有古缙云山而得名。 缙云山, 最早见南朝刘宋谢灵运《名山记》:3

缙云山, 旁有孤石, 屹然干云,高二百丈, 三面临水, 周围一百六十丈。 顶有湖, 生莲花。有岩相近名步虚, 远而视之, 步虚居其下。……中岩上有峰, 高数十丈, 或如莲花, 或如羊角, 古老云:‘黄帝炼丹于此。’

《隋书·地理志·永嘉郡》:括苍县内“有缙云山, 括苍山。” 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志·处州》载:

缙云县, , 西南至州八十五里。万岁登封元年分丽水县东北界、婺州永康县南界置, 因山为名。缙云山, 一名仙都, 一曰丹峰, 黄帝炼丹于此。

  清《古今图书集成·山川典》亦载:

仙都山, 在今浙江处州府缙云县城东二十三里, 古名缙云山, 三面临水, 峰岩洞谷备极奇胜, 相传黄帝升仙干此, 即道书所谓仙都祈仙洞天也。

《大清一统志》亦云:

仙都山, 在缙云县东二十三里, 高六百丈, 周三百里, 本名缙云山。《隋书·地理志》:括苍有缙云山即此。天宝七年 有彩云仙乐之异, 敕改今名。 道书以为第二十九洞天, 奇峰凡百有六。《( 太平) 寰宇记》引(谢灵运)《名山记》云: 孤石干云, 可高三百丈, 黄帝炼丹于此。

因此, 古缙云山(仙都山)中一直有黄帝事迹流传。大家知道,黄帝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来一直共同尊崇的人文始祖, 相传他一生的活动范围在黄河流域。 而地处古百越地域的东南沿海处州缙云县一带, 竞蕴藏有与黄帝有关的文化流传, 自然会使许多人感到费解。

缙云山和缙云氏

浙江缙云一带神秘的黄帝传说文化其成因古人以为, 唐王灌《轩辕本记》载:4

黄帝)南至江,登熊湘山。往天台山,受金液神丹。……黄帝往,炼石于缙云堂,于地炼丹时,有非红非紫之云现,是曰缙云,因名缙云山。

宋叶清臣《处州独峰山铭》云:5“黄帝车辙马迹, 周遍万国, 丹成云起, 因瑞名(缙云)。”明著名地理旅游家王士性亦云:6“仙都者,鼎湖也,世称轩辕鼎成上升,而五色云见, 故邑称缙云, 道书二十九洞天也。”

我国是个伟大的文明古国,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 博大精深。北宋《太平御览》和《太平寰宇记》均载:7“《图经》云‘处州缙云郡, 古缙云之墟也’”。明成化《处州府志》曰:“处州为古缙云墟, 上应牵牛之宿,下当少阳之位, 黄帝炼丹于缙云之上。” 《政和(处州)志》:“古有缙云氏, 盖以官名也。”8“氏”, 义为氏族。缙云氏,就是古代氏族部落的名字, 它出处见春秋战国史学名著《左传·文公十八年》:“缙云氏不才子”, 汉司马迁《史记》亦同, 文见《五帝本纪》。这也就是说, 缙云黄帝传说文化的真正源头应该是缙云氏。

尧舜禅让与四凶

“文公十八年”,鲁文公年号, 当周匡王四年, 即公元前609, 属东周春秋时期。‘缙云氏不才子,’是鲁国史官史克向鲁文公讲述尧舜禅让期间, 舜为了巩固自己地位, 打击反对派中的一个氏族部落首领的名字。

禅让, 就是将帝位让给别人, 是远古中国社会的道德规范和氏族部落的民主形式。尧舜禅让,我国古代一个著名的传说,《史记·五帝本纪》载:尧晚年在治水和接位问题上, 四岳等辅助大臣中出现了分岐, 提议尧的儿子丹朱世袭首领之位, 反对传位给舜的主要有共工、鲧、三苗君。禅让的具体过程,儒家经典,有不同的说法。《荀子·正言》云

世俗之说者曰:“尧舜於禅让。”是不然;天子者,势位至尊,无敌天下 ,夫有谁与让矣!……夫曰尧禅让,是虚言也。是浅者之传,陋者之说也。

《韩非子·说疑》也云:

古之所谓圣君明王者,非长幼世及以次序也:以其构党与,聚巷族,逼上弑君而求其利也。彼曰:“何知其然也?”因曰:“舜逼尧,禹逼舜,汤放桀,武王伐纣,而天下誉之。”

唐道宣《广弘明集》引汲冢(竹书)云:

舜囚尧于平阳,取之帝位,今见有囚尧城。

唐张守节《史记正义》从李泰《括地志》云:

昔尧德衰,为舜所囚也。又有偃朱故城,在县西北十五里,《竹书》云舜囚尧,复偃塞丹朱,使不与父相见也。

《韩非子·外储说右上》云:

尧欲传天下与舜,鲧谏曰:“不祥哉!孰以天下而传之于匹夫乎?”尧不听,举兵而诛杀鲧于羽山之郊,共工又谏曰:“敦以天下而传之乎匹夫乎?”尧不听,又举兵而流共工于幽州之都,于是天下莫敢言,传天下于舜。

《吕氏春秋·行论》曰:

尧以天下让舜,鲧为诸侯,怒于尧曰:“得天之道者为帝,得地之道者为三公。今我得地之道而不以我为三公,以尧为失论,欲得三公。怒甚猛兽,欲以为乱。比兽之角,能以为城;举其尾,能以为旌。召之不来,仿佯于野以患帝。舜于是殛之羽山,付之以吴刀。”

对此,后人甚为不平,议曰:“使鲧仅因治水无功,不过罢之而已,何必加以凶族之名,而必除之以为舜功耶?”)(9晋张华《博物志》:“昔唐尧以天下让于虞,三苗之民非之。帝杀有苗之民,叛浮入南海,为二苗国。”同期郭璞注《山海经·海外南经》亦云:“昔尧以天下让舜,三苗之君非之,帝杀之,有苗之民叛入南海,为三苗国。”

虞舜的果敢作为,在儒家经典里也有一些的踪迹可寻。《尚书·舜典》云:“流共工于幽州,放欢兜于崇山,窜三苗于三危,殛鲧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

舜流放共工、欢兜、三苗、鲧四人,统称四罪。在《左传·文公十八年》中, 变成四凶,云:

帝鸿氏有不才子,掩又隐贼,好行凶德,丑类恶物,顽嚣不友,是与比周 ,天下之民渭之浑敦。少昊氏有不才子 ,毁信废忠,崇饬恶言,靖潜庸回,服谗投慝,以诬盛德,天下之民谓之穷奇。颛顼氏有不才子,不可教训,不知话言;告之则顽,舍之则嚣;傲很明德,以乱天常,天下之民谓之寿杌。此三族也,世济其凶,增其恶名,以至于尧,尧不能去。缙云氏有不才子,贪于饮食,冒于贷贿;侵欲崇侈,不可盈厌;聚敛积实,不知纪极,不分孤寡,不恤穷匮,天下之以比三凶,谓之饕餮。舜臣尧,宾于四门,流四凶族浑沌、穷奇、寿杌,饕餮,投诸四裔,以御螭魅。

以上四人,在尧时担任四岳职务。他们在尧舜禅让决策过程中,主张尧子丹朱世袭,反对舜接尧位。虞舜摄政后,利用四人掌管具体工作的一些不足和失误,开始以礼“宾于四门, 以御螭魅”, 即“宾礼众贤,” 后来改以“四凶”的罪名, 将他门强行流放到边境的。这是削弱尧的政治力量,实现架空权力的一项重大举措。

近年来,唐尧帝都—山西襄汾陶寺遗址,新发现了古城、宫殿、大墓、观象祭祀台等一系列重要遗迹。9令人不解的是,此文化链条在陶寺文化中晚期之际竟然断裂了。从目前发表的情况看,存在平城墙、废宫殿、杀壮丁、淫妇女、毁宗庙、扰祖陵,它以考古实物世人看出:如果陶寺早中期文化代表的是尧或者陶唐氏部落的政权统治,那么,唐尧与其继任者之间的政权更替是通过革命性的暴力手段完成的。

清徐文靖《竹书纪年统笺》载,舜对三苗用兵从尧七十起,到舜三十五年止,前后经过六十多年,战争十分惨烈。《墨子·非攻》“昔者三苗大乱,天命殛之,日妖宵出,雨血三朝;龙生于庙,犬哭乎市,夏冰,地拆及泉,五谷变化,民乃大振。高阳乃命禹于玄宫,禹亲把天子瑞令以征有苗。四电诱祗。有神人面鸟身,若瑾以待,扼失有苗之祥。苗师大乱,后乃遂几。”《古本竹书纪年辑校》:“三苗将亡,天血雨,夏有冰,地折及泉,青龙生于庙,日夜出,昼日不出。”

舜趁势强迫三苗改变传统习俗:“舜却苗民,更易其俗。”三苗虽败,但未被彻底征服。舜亲率众大举南下,决心一举而歼之。然而力不从心,事与愿违,竟死于途中,并葬于苍梧之野。其妻娥皇、女英见丈夫南征不归,久等绝望而哭洞庭,故唐大诗人李白有“或云尧幽囚,舜野死;九疑联绵皆相似,重瞳孤坟竟何是”之叹。10

缙云氏不才子——三苗君

 

汉司马迁沿用《左传·文公十八年》流四凶说, 稍作删改,写进《史记·五帝本纪》中:

昔帝鸿氏有不才子,掩又隐贼,好行凶德,天下谓之浑敦。少昊氏有不才子 ,毁信恶忠,崇饬恶言,天下谓之穷奇。颛顼氏有不才子,不可教训,不知话言,天下谓之寿杌。此三族世忧之。至于尧,尧未能去。缙云氏有不才子,贪于饮食,冒于贷贿;天下谓之饕餮。天下恶之, 比之三凶。舜宾于四门,乃流四凶族, 迁于四裔,以御螭魅, 于是四门辟, 言无毋凶人也。

并云:“三苗在江淮、荆州数为乱。于是舜归言于帝,请流共工于幽陵,以变北狄;放欢兜于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殛鲧于羽山,以变东夷,四罪而天下咸服。”

帝鸿氏,《山海经· 大荒东经》云:“帝俊生帝鸿;《西次三经》说帝鸿就是帝江, 而汉贾逵、晋杜预、 唐张守节都说帝鸿就是黄帝; 晋皇甫谧定为帝喾; 宋《路史》引干宝“ 鸿、黄世及, 其一也,” 判定鸿黄是两个人, 很是。 徐旭生判为苗蛮集团,说“ 当日氏族散布, 互为强弱, 既无统一, 也无受命 黄帝与帝鸿不过是各氏族里面的人神首长。 谁先谁后, 现在文献无证, 没有法子知道11 少昊氏, 黄帝之子玄嚣。 颛顼氏, 即高阳, 黄帝之孙, 五帝列第二。 而缙云氏, 却很复杂,汉孔安国云:“ 缙云氏之后为诸侯, 号饕餮也”。12 饕餮,《 吕氏春秋·先识篇》云:“ 周鼎铸饕餮, 有首无身。其原头应是良渚兽面纹, 到两周中期衰落不用, 北宋开始称饕餮纹。13 它在龙山、 良渚、 三星堆等考古文化遗址中都以保护神的形式普遍使用。

 这个“流四凶”事件, 以《 尚书· 虞夏书· 舜典》文与《左传·文公十八年》和《史记·五帝本纪》相比, 唐张守节《史记正义》以为“恐有错脱”, 当是。有人以为不好比附,14其实,“四罪”和“四凶”, 数目相同, 只是名称有异, 都发生在尧舜禅让期间, 进行比附应该是合理的。有鸿氏不才子浑沌,指欢兜,亦作灌头,《 山海经· 海外南经》说:“欢头国……其为人,人面, 有翼, 鸟喙, 方哺鱼,或欢朱国。南方多水, 此氏族在尧舜禹时, 大约还以捕鱼为主要的生活。少昊氏不才子穷奇,指共工。 颛顼氏不才子祷杌,指鲧, 相传是大禹的父亲。 缙云氏不才子饕餮,指三苗。 只是《 尚书· 虞夏书· 舜典》文的位置, 原先次序是:共工、欢兜、三苗、鲧。《左传·文公十八年》和《史记·五帝本纪》变为有鸿氏(欢兜)、少昊氏(共工)、颛顼氏(鲧)、缙云氏(三苗)而己。《史记正义》曰:饕餮,“谓三苗也。言贪饮食, 冒货贿, 故谓之饕餮。《神异经》云:‘西南有人焉, 身多毛, 头上戴豕, 性很恶, 好息, 积财而不用, 善夺人谷物。强者夺老弱者, 畏群而击单, 名饕餮’。”15因此, 缙云氏不才子就是唐尧时期担任四岳的三苗君(氏族部落联盟的首领)

三苗, 亦称苗蛮, 原来生活在古代南方的氏族部落。吴起云:“三苗之国左洞庭右彭蠡”,16目前国内学术界普遍认为, 它和华夏、东夷、古越是原始社会晚期的四大部落联盟集团。他们大约生活在河南西南部、湖北、江西、湖南一带, 江汉平原上的石家河遗址, 相当于三苗氏族部落文化。他们在五帝时代后期,与尧舜禹为核心的部落集团发生过长期的冲突。 因战败, 而被拆散流放。《 尚书· 尧典》:“分北三苗”, 汉郑玄曰:“所窜三苗为四裔诸侯者犹为恶, 乃复分流之。”分,是说分散它的人民; 北,是说把他们迁到北方。“迁三苗于三危”,《史记正义》:“《括地志》云‘三危山有三峰, 故曰三危, 俗亦名卑羽山, 在沙州敦煌县东南三十里。’《神异经》云:‘西荒中有人焉, 面目手足皆人形, 而胳下有翼不能飞, 为人饕餮, 淫逸无理, 名曰苗民。’”17 因此,三苗族君(缙云氏不才子),是从南方被流放到北方。宋罗泌《路史·国名记》云:

余披阅记, 见蛮夷之种, 多(黄)帝者之苗矣。若巴人之出于伏羲;玄、氐、羌九州戎之出于炎帝;诸蛮、髦氏、党项、安息之出黄帝;百民、防风、欢头、三鲩之出帝鸿;淮夷、允戎、鸠苍 、群舒之出少昊;昆吾、滇濮、瓯闽、珞越之出于高阳; 东胡、儋人、暴舆、吐浑之出高辛;匈奴、突厥、没鹿、无余之出夏后, 曰是固有矣。缙云之子, 黄帝子孙, 其始不肖以至不才, 几何而不胥为夷也。

因此, 伏羲、炎帝、黄帝、帝鸿、少昊、高阳、高辛、夏后等古代传说中的帝王的苗裔散居东西南北广大地域的许多氏族, 可以用“缙云之子, 黄帝子孙” 去代称, 它和三苗君(缙云氏不才子)从南方迁往各地有关, 同时也表明了轩辕黄帝不仅是炎黄族的始祖, 也是古代南方、北方众多少数民族公认的共同始祖。         

轩辕黄帝其人

大家知道, 黄帝和炎帝, 是中华民族传说中的两个文明始祖。 从人文历史角度考察, 是原始社会晚期华夏部落联盟首领的族系, 为新石器时期铜石并用时代。根据考古资料, 中国文字的起源, 半坡姜寨遗址出土的半坡类陶器刻划符号, 一距今约62004800年;后来在山东大纹口也出现图画文字, 距今约65004500, 故黄炎时代处于文字初创阶段。黄炎二帝的生平业绩,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 都是靠氏族部落内有组织的口耳相传。由于生产力水平十分低下, 人们抗御自然灾害的能力还相当低下, 受山川崇拜和原始宗教的影响, 黄帝和炎帝的生平业绩都带蒙上了一层神的光环。2000多年后的春秋战国时期起,黄帝和炎帝的传说才在诸子百家笔下和《陈侯因资敦》等青铜器皿中出现。到公元前一世纪, 国家统一强盛, 著名史学家、文学家司马迁随汉武帝“西至空桐, 北过涿鹿, 东渐于海. 南浮江淮,” 在各地采访长老, 搜集古史传说。他发现各地风俗教化固有不同, 但有关黄帝的传说与古文文献相近, 故将文献资料加以选择, 在撰写《史记》时, 著列《五帝本纪》之首。因此, 黄帝是传说中的历史人物,黄帝文化是传说文化, 黄帝为首的五帝时代是中国文明起源的传说时代。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 以顾颉刚、钱玄同为代表的疑古学派, 用近代科学方法整理和解释古代社会, 分辨出许多历史疑案, 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受时代的限制和认识方法论的偏差, 疑古过了头, 竞否定了夏朝和五帝时代的存在。他们断定“神农、黄帝不过是想像中的人物,18 黄帝“初则由神化人, 继则由人复归于神,19 彻底否定了黄帝传说的真实性。早在疑古思潮盛行之时, 胡堇人、柳诒徵、王国维、钱穆,李济,张荫麟等学者就对全面怀疑、简单否定上古历史的做法提出批评。王国维先生认为告“传说之中, 亦往往有史实之素地,20并提出了著名的“二重证据法。” 茅盾在《中国神话研究》中指出:“古代的历史家把神话当作历史的影写竟是屡见而不一见的, 从而我们若设想我们古代的历史家把神话当作历史加以修改,……亦似乎并不是合理的。21” 两种现象并存。李学勤先生认为:“炎黄二帝以及其后裔的种种传说都不是虚无飘渺的东西,22 并呼吁“重新估价中国古代文明”,“走出疑古时代。23”张岱年指出:“二十年代至三十年代, 疑古思潮兴起, 怀疑上古传说, 把尧舜的历史真实性都否定了, 炎黄更不在话下了。现在到了九十年代, 学术界大力宣扬炎黄伟绩, 这可以说达到了否定之否定, 这是对于二三十年代疑古思潮轻否定上古传说的矫正。”24 如今越来越多的学者已经认为:五帝传说时和他们之间的氏族传承族系, 是以历史现实为基础的, 是我国文明起源的记录。

王国维《今本竹书纪年疏证》载:“黄帝轩辕氏…一百年, 地裂, 帝陟。” 晋皇甫谧《帝王世纪》说:“黄帝在位百年而崩, 年百一十一岁。” 作为一个历史人物担任首领职位, 不可能有这么长的时间。《春秋元命苞》载:“轩辕氏三世,25可能不假。故黄帝,应理解成是五千年前华夏氏族部落联盟首领第一代集体称号为宜。《史记·五帝本纪》云:“黄帝者, 姓公孙, 名曰轩辕”;《正义》云“黄帝有熊国君, 乃少典国君之次子, 号曰有熊氏, 又曰缙云氏, 又曰帝鸿氏, 又曰帝轩氏;” 综合整合:黄帝,姓公孙,名轩辕,号有熊,一世为缙云氏, 二世为帝鸿氏, 三世为帝轩氏, 也许比较合理。

《国语·晋语》:“昔少典娶于有虫乔氏,生黄帝、炎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由此可知,炎黄由两族共同从少典氏分出,有虫乔虫氏大约也是少典氏族互通婚姻的一个氏族。而作为一个时代的神农氏族,少典氏和黄帝、炎帝均应是神农氏后裔。著名考古学家徐旭生揣测:黄帝起于陕西北部,炎帝起于陕西渭水中游,然后都继续向东发展。黄帝氏族东迁的路线大约偏北,顺北洛水南下,到今大荔、朝邑一带,东渡黄河,跟着中条及太行山根一直到北京附近;或者顺着永定河岸到达河北北部宣化附近。炎帝氏族大约顺渭水直下,再沿黄河南岸向东,一直发展到河南及河北、山东三省交界的地方,他们与东夷相遇,双方发生冲突。东夷部落集团首领蚩尤本领颇大,炎帝连连战败,无奈之下,求救于北方同族黄帝。26黄帝因为居住的地域多偏北方,还滞留于游牧阶段,所以武力较强。《史记·五帝本纪》云:

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貅貔豸区   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擒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

这就是说, 当时黄炎两大部族集团,与熊罴貅貔豸区   虎等众多部族一起,组成联军, 共同对蚩尤作战, 投入涿鹿、阪泉战场。经过生死搏斗, 杀蚩尤, 败炎帝, 终于统一中原,代神农是为黄帝。

轩辕黄帝与缙云氏

清胡德琳、兰应桂《济宁直隶州志》载:

缙云山, 州西南三十里, 山有古寺。北瞰重湖, 西联九十九峰。漕河绕其左, 陟巅登眺, 颇称大观。……晋阳山, 州西南三十里, 彭子山之南。前《志》云:“晋阳山即缙云山, 山上慈云寺。”“嘉祥县云山, 县东南十里。”

山东省济宁市的缙云山, 记载甚晚, 但它离泰山甚近, 却又讲了缙云山即晋阳山, 表明两者之间的内在联系。何光岳《炎黄源流史·缙云氏分布》中指出:27“从济宁的缙云山又叫晋阳山来看,晋,、缙相同,缙云,古当为晋云,初居地当在今山西晋水。”因此, 缙云氏的真正源头很可能在山西省。

缙云氏的“缙” 字,《说文》:“帛赤色也”。“缙”, 古代与“晋”字通。晋, 从矢从一, 亦与至通字。《说文》:“ 进也。日出万物进。从日从至。” 《易·晋》:“彖曰:‘晋, 进也, 明出地上顺而利乎大明, 柔进而上行。’”义为进长、升进。“晋”, 又通箭, 杨汝达《释晋》:“‘晋’字, 上象二夭, 下为插夭之器”,“二矢插器, 其义为箭。” 晋, 颜师古曰:“缙,字本作晋,插笏于大带与革带之间耳。” 绅, 束腰的大带。插箭于绅, 插笏于绅, 当为古代标志性军服装束, 故有晋绅、缙绅、荐绅三个代称士大夫的同义词。同时,“缙” 字, 是晋加糸而成。《说文》:“糸, 细丝也。” 又:“丝, 蚕所吐也, 从二糸。” 有农耕桑织的含义。晋, 还为水名, 即汾水, 今为山西省的代称。

, 州名。山西省北部地名多云字, 如云州、云中郡、云中山、云内谷、云阳谷、云岗石窟等。云,云雨之云。《左传·昭公十七年》:“昔者黄帝氏以云纪, 故为云师而云名。” 汉应劭曰:“黄帝受命有云瑞, 故以云纪事也。”《春秋·演孔图》云:“黄帝之将兴, 黄云升于堂。” 晋杜预曰:“黄帝轩辕氏, 姬姓之祖也。黄帝受命有云瑞, 故以云纪事也。”28汉郭宪《洞冥记》曰:“过吴明之墟, 是长安东, 过扶桑七万里有及云山。山顶有井, 云起井中, 若土德王, 黄云出;火德王, 赤云出;水德王, 黑云出;金德王, 白云出;木德王, 青云出,此皆应瑞德也。”, 也为姓。《通志·姓氏略四》:“云氏, 缙云氏之后也。北齐有云定兴。”

如果将缙、云两字分别训诂的内容, 联合起来综合考虑, 那“缙云”这个词所蕴含的奥秘, 大体是:(一), 五彩祥云。缙云和景云、卿云、吉云三个词音近, 都是五色祥云。黄帝受命有云瑞, 以云为纪, 以云为名, 黄帝号为缙云氏;(二), 军事集结, 进长升进, 集聚成王,“姬水导源, 缙云结庆”;(三), 山西省晋水上游古云中(大同)一带;(四), 缙云为名的氏族部落。由此而推, 大约在距今五千年前, 炎帝族被蚩尤打败, 向北撤退, 请求黄帝帮助。黄炎两兄弟部族,在晋水上游云中(大同)一带组成联军。 起兵时以黄土为依托, 故有土德之瑞;时值三秋, 彩云缭绕, 故有缙(景)云之吉, 军事统帅(部落联盟首领)遂取名曰缙云氏。随后大军沿桑干河而下, 在涿鹿打败九藜族, 杀死蚩尤;接着又战胜炎帝, 统一了中原大地, 登上部族联盟总首领, 代神农而成为黄帝。因此, 缙云是黄帝的一个别称。

浙江中部缙云山的黄帝传说

黄帝炼丹飞升, 属道教文化形态,从历史文化渊源角度考察,可上溯《史记· 封禅书》:

黄帝采首山铜, 铸鼎荆山下, 鼎既成, 有龙垂胡髯下迎黄帝。 黄帝上骑, 群臣后宫从上者七十余人, 龙乃上去。 余小臣不得上, 乃悉持龙髯。 龙髯拔坠, 坠黄帝之弓, 百姓仰望黄帝既上天, 乃抱其弓与胡髯号, 故后世因名其处曰鼎湖, 其弓曰弓。                                   

这是一个瑰丽的著名神话, 出自齐人申公《鼎书》。这个神话与缙云的关系,晋崔豹《古今注》云:

孙兴公问曰:世称黄帝炼丹于凿砚山乃得仙, 乘龙上天, 群臣拔龙须, 须坠而生草曰龙须, 有之乎? 答曰: 无也。有龙须草, 一曰缙云草, 故世人为之妄传。

孙兴公就是晋著名文学家永嘉太守(温州)孙绰, 他问黄帝炼丹的传说真假问题, 答者云龙须草即缙云草, 把缙云就是黄帝的有机关系间接地告诉给我们。晋郭璞《山海经· 海内南经注》还说:“《张氏土地记》曰:东阳永康县南四() 里有石城, 山上有小石城, 云黄帝曾游此。”

 我国南北朝山水诗人谢灵运,是第一位介绍缙云文化的著名作家, 他在《游名山记》中云:“凡此诸山多龙须草, 以为攀龙而坠化为草, 又有孤石从地特起, 高二百丈以临水, 连绵数千峰, 或如莲花或如羊角之状”,“龙须草, 唯东阳, 永嘉有。 永嘉有缙云堂, 意者谓鼎湖攀龙须有坠落, 化而为草, 故有龙须之称。在《山居赋》中有“方石,” (作者自注“ 方石, 直上万丈, 下有长溪, 亦是缙云之流云。)此诸山并见图纬, 神仙所居。《归途赋》中有:“ 停余舟而掩留, 搜缙云之遗迹, 漾百里之清潭, 见千仞之孤石29                                            

此外,郑缉之《东阳记》云:30“缙云山,孤石撑云, 高六百余丈, 世说轩辕游此飞升, 辙迹尚存。 石顶有湖, 生莲花, 尚有花一瓣至东阳境, 于是山名金华, 置金华县。刘澄之《宋永初山川古今记》:31“永康有缙云堂, 黄帝炼丹处……。 晋成帝作。 缙云台, 黄帝炼丹之所。”陶弘景《水仙赋》:“若夫层城瑶馆,缙云琼阁,黄帝所以觞百神也。”《真诰》云:32 括苍山洞, 周三百里,…… 在会稽东南, 群帝之所游,山多神异, 又有缙云堂, 孤峰直耸, 岩岭秀杰, 特冠群山。” 张正见《石赋》:33“开五岭之灵图,集九老之仙都”,“双立天门之郡,特起缙云之堂。陈顾野王《舆地志》:34“永康县南忠义(缙云, 壶镇语音),村下有石(仙都石, 即鼎湖峰),(行政机构名, 相当于乡)长二十里,有缙云台,即三天子都也。

在上述南北朝文化名人所说的史料中, 浙江中部一带当时就有以‘缙云’这个名词命石的草、山、流、堂、馆、迹、台、阁、墟、驿等地名。根据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的唯物主义原理推测, 这一带蕴藏的黄帝传说文化十分丰富。

 

秦汉五行说

受社会思想意识所支配, 中国古代文化以阴阳五行作为骨架, 阴阳消长, 五行生克的思想, 迷漫于意识的各个领域, 深嵌到生活的一切方面。五行即木、火、土、金、水。它起源于原始的宗教崇拜, 又从宗教母体中脱胎而出, 进入哲学思维的境界, 发展成为五行哲学。当时认为自然界和人类的各种事物和现象的发展、都是这五种不同属性的物质不断运动和相互作用的结果。以五行哲学为中心, 向文化的各个领域及阶层延伸和系联, 便构成了五行文化的大系统。用五行哲学指导政治, 便有了天子明堂说、天人感应说和三纲五常等政治理论体系;用五行哲学来认识历史, 便产生了五德终始说的历史循环论;五行哲学进入自然科学领域, 在中医、气象预测等方面, 结出了令人瞩目的成果。对缙云和缙云氏的认识和认同, 也不例外。《 左传· 昭公十七年》载:

 郯子曰:“……昔者黄帝氐为云纪, 故为云师而云名; 炎帝氏为火纪, 故为火师而火名; 共工氏为水纪, 故为水师而水名; 太昊氏以龙纪, 故为龙师而龙名”。

《吕氏春秋· 应同》亦云:

 凡帝王之将兴也, 天必先见祥于下民。 黄帝之时天先见大蟥大蝼黄帝曰‘土气胜。 土气胜, 故尚黄, 其事则土。 及禹之时, 天先见草木, 秋冬不杀。 禹曰;” 木气胜 故其色尚青, 其事则木。 及汤之时, 天先见金, 刃生于水。 汤曰金气性, 故其色尚白。 其事则金。 及文王之时, 赤鸟衔丹书, 集于周社。 文王曰‘火气胜。 火气性, 故其色尚赤, 其事则火。 代火者必得水, 天且先见火气胜, 故其色尚黑, 其事则水。 水气至而不知, 数备, 将徙于土。

 民间受到阴阳五行说的影响, 把日常生活中的一切都和阴阳五行搭配起来。 比如五方配五行, 东方属木, 西方属金, 南方配了五行当中的火, 北方配丁五行当中的水, 中央配了五行当中的土; 把四季也与五行相配, 春季属木, 秋季属金, 夏季属火, 冬季属水, 土无季节可配, 有的主张把六月拿来和土相配; 把五种颜色和五行相配, 木为青, 火为赤, 金为白, 水为黑, 土为黄; 还给五行各配了一个标志物, 东方青龙, 西方白虎, 南方朱雀, 北方玄武; 此外还给五方各配了一个帝, 东方是太昊, 西方是少昊, 北方是颛顼, 南方是炎帝, 中央是黄帝。

经过长期的逐鹿, 汉王朝终于在秦朝的废墟中建立起来。开始刘邦对于自巳德运颇为踌躇,以火德自居尚赤。两年后改为水德尚黑。建元元年(公元前140) 武帝即位, 正式确立土德尚黄制度, 并下诏举贤良方正直极谏之士, 亲自出题阅卷, 问以古今治道, 对者百余人。《 春秋》公羊学家董仲舒以天人三策, 得到汉武帝赏识, 罢黜百家, 独尊儒术, 开创儒学正统, 并杂以阴阳五行之说, 把神权, 君权, 父权, 夫权贯融为一体, 为大一统中央集权制政治服务。 这些人以汉代官方通行隶书作为教材, 称今文学派, 为主流。 还有一些民问学者, 以战国和秦象书写的经书作为依据, 称古文学派。 以王充, 范缜汐代表, 通训诂, 与之相抗, 东汉以后两派并行。 建初四年(79), 朝廷在白虎观召集今文学者讲论五经异同, 章帝亲制临决, 班固奉命撰集成《白虎通义》一书。 书中秉承董仲舒唯心主义学说, 宣场土居中央, 土为五行之首, 以土为君, 强调“君为臣纲” 是三纲中的纲中之纲, 把神学和经学合为一炉。 后来今文学派大都走向繁琐, 迷信和谶纬, 古文学派注重训诂。 两派之间互相向杂糅方向发展。

如前所云,缙云氏的“缙” 字, 义为浅红色帛, 红为赤, 与炎夏义近。 东汉古文学家贾逵断曰:35“ 缙云氏姜姓也, 炎帝之苗裔, 当黄帝时任缙云之官也。 贾逵学生许慎,在《说文解字》中释“缙” 字, 帛赤色也。他的儿子许冲在进献《说文解字》一书时自豪地宣称:“ 曾曾小子, 祖自炎神, 缙云相黄, 共承高辛。可谓坚信不疑, 此说影响很大。 经学家服虔,糅合五行学说又云:36“黄帝受命得景云之瑞, 故以云纪事, 黄帝云瑞或当是景云也。黄帝以云名官, 盖春官为青云氏, 夏官为缙云氏, 秋官为白云氏, 冬官为黑云氏, 中官黄云氏,” 又云”太昊以龙名官, 春官为青龙氏, 夏官为赤龙氏, 秋官白龙氏, 冬官为黑龙氏, 中官为黄龙氏。应劭曰:37“黄帝受命有云瑞, 故以云纪事也, 春官为青云, 夏官为缙云, 秋官为白云, 冬官为黑云, 中官为黄云。西晋杜预不信五行说, :38“ 黄帝轩辕氏, 姬姓之祖也。 黄帝受命有云瑞, 故以云纪事也。 百官师长皆以云为名号, 缙云氏盖其一官也。“缙云氏, 非帝子孙。 近人承培元《说文引经证例》中也说:39“ 服虔曰:‘ 夏官为缙云氏’。夏, 火令, 赤色, 故曰缙云。总之,东汉贾逵、许慎、服虔、应劭和晋杜预诸说,主要是受五行思想影响所形成的结论, 应不是缙云氏族的真实本源。

大唐的拨乱反正

魏晋南北朝是个离乱的时代, 由汉人建立起的政权闭口不谈天命五德, 而少数民族的建国者倒抓住五德终始的老调不玫。 整个思想界以反传统为其特色, 玄学家们一扫汉代谶纬学迷雾, 标新立异, 开哲学思辩之风气, 被汉儒固定化了的阴阳五行学受刭冷落, 除了五德终始说仍在王朝更替时发挥一些作用, 在道教典籍和具体应用发展外, 从整个思潮来说己显沉寂。

李唐王朝建立以后, 感儒学多门, 章句繁杂, 加之南北经学的不同对科举取士有许多不便, 为了统一经义, 于是诏国子祭酒孔颖达撰定五经义疏, 名曰《五经正义》, 于高宗永徽四年颁行全国。所谓“正义”, 正前人义疏, 就是对前代繁杂的经说来一番统一整理, 编出一套统一的经书注释作为标准。对《左传·昭公十七年》的注疏, 陆德明曰:“黄帝轩辕氏, 姬姓之祖也。黄帝受命有云瑞, 故以云纪事。百官师长皆以云为名号, 缙云氏, 盖其一官也。” 孔颖达云:“黄帝以上四代用云火水龙纪事, 其官必用云火水龙为之。但书典散亡, 更无文纪其名, 不可复知,……唯有缙云见传, 疑是黄帝官耳。40

汉司马迁《史记》, 是史学名著, 上始轩辕, 下讫天汉, 究天人之际, 通古今之变, 成一家之言, 被历代誉为“史家之绝唱, 无韵之《离骚》”。对它的注释, 一千多年来公认为三家: 刘宋裴驷《史记集解》、唐司马贞《史记索隐》和张守节《史记正义》。三家优劣, 当代史学家朱东润评曰:41

 张守节年辈在司马贞之后, 其书成于开元二十四年, 自序言“涉学三十余年, 六籍九流, 地理《苍雅》, 锐心观采, 评《史》《汉》, 诠众训, 释而作《正义》。郡国城邑, 委曲申明, 古典幽微, 窃探其美, 索理允惬。”……《正义》最有功于《史记》者, 为及见徐广、裴驷等所未见之厥文, 古本孤传, 赖此得见本来之面目。……《史记》之三注之中,……《正义》持论较为平整。

《史记》首篇《五帝本纪》云:“黄帝者, 少典之子, 姓公孙, 名曰轩辕。《集解》徐广曰:‘有熊’。《索隐》按:有土德之瑞, 土色黄, 故称黄帝, 犹神农火德王而称炎帝然也。此以黄帝为五帝之首, 盖依《大戴礼·五帝德》。《正义》按:42黄帝有熊国君, 乃少典国君之次子, 号曰有熊氏, 又曰缙云氏, 又曰帝鸿氏, 亦曰帝轩氏。“缙云氏不才子,”《正义》注43“今括州缙云县, 盖其所封也

 就“缙云氏”而论, 唐张守节《史记正义》断为黄帝别名, 汉有郭子横《汉武洞冥记》, 晋崔豹《古今注》, 南朝有谢灵运《山居赋》, 刘竣《东阳金华山栖志》, 北朝有《元爽墓志铭》可佐, 可以正贾逵、许慎、杜预训诂之失, 解陆德明、孔颖达之疑, 清服虔、应劭五行之惑, 最确切。当代著名史学家郭抹若主编的《中国通史》中也肯定了这个结论:“传说中的黄帝, 就是这些(夷羌)氏族部落想象中的祖先。传说黄帝号有熊氏, 又号轩辕氏, 也号缙云氏。”

缙云氏的踪迹                    

《左传》云:舜流放四凶族(帝鸿氏不才子欢兜、少昊氏不才子共工、颛顼不才子鲧、缙云氏不才子三苗之君),“投渚四裔,以御魑魅”。这“四凶”,都为尧的亲信,部落联盟核心集团中的反对禅让派。从“不才子”一词分析,应还有不反对或支持虞舜的“才子”存在,即因以对虞舜接位而被流放到边境的和不反对虞舜接位而留住在原地生活的二类。就缙云氏来说, 我们直到现在还可以找到他们的足迹。缙云山,即今仙都一带,大体为今缙云县地域为核心。汉马融曰:44“缙云,国名,缙云氏之后为诸侯,号饕餮。”唐孙逖《送杨法曹按括州》诗中有‘东海天台山,南方缙云国’的句子。 近代著名方志专家余绍宋主编的《民国浙江通志稿》云:

古代所传,夏禹之前,浙江盖有二国,一为缙云氏,在今缙云县,《志》所谓黄帝之臣夏官受封于此是也;一为防风氏,在今武康县(德清),《鲁语》所谓汪芒氏之君,世守封要之山者也。

鼎,古代国家重器、王位和国家的象征。梁虞荔《鼎录》首载:45“金华山,黄帝作一鼎,高一丈三尺,大如石瓮,象龙腾云,百神螭兽满其中,(铭)曰:真金作鼎,百神率服。’”刘峻《东阳金华山栖志》:46“神居奥宅,是以帝鸿(黄帝)游斯此铸鼎,雨师寄此乘烟,故涧勤赤松之名,山贻(存)缙云之号”且金华郡,即婺州,南朝陈时称缙州。永康市,原称永康县,《新唐书·地理志》云:“本缙云。”丽水市,原称括州、处州,唐时亦称缙云郡。北宋《太平寰宇记》:“处州,缙云郡,今理丽水县,古缙云之墟。”因此,古缙云国之地,即缙云氏族聚之地,起码包括今丽水、金华两市一带,即浙江省中南部。

缙云氏迁入浙江中部,还有传说痕迹,宋《太平寰宇记》卷九十九:“石帆,《永嘉(郡)记》:‘永嘉(江)南岸(一作北岸)有帆石,乃尧时神人以破石为帆,将入恶溪道次,置之溪侧。遥望有似张帆,今俗号为张帆溪,与天台山相接。’”永嘉,即温州。永嘉江即瓯江。恶溪,即瓯江游支流好溪,在缙云、丽水(莲都区)一带。石帆山在今青田县城西北42公里,大溪东岸。

缙云氏族在北方的活动踪迹,主要在山东省。济宁市有缙云山,济宁,古为任国,春秋属鲁,战国属宋,后属齐。缙云山在漕河旁边,漕河即担负漕运河的运河,即在运河一旁。,缙云氏族居住之城。在山东,古有二个邑。

(一)《春秋·庄公元年》:“齐师迁纪并阝晋阝吾阝

“晋阝”,杨伯峻注:“无传。并阝晋阝吾阝为纪国邑名,齐欲灭纪,故迁徙其民而夺取其地。” 并阝音瓶(山东安丘县西)晋阝音赀(山东昌邑县西北二十里)吾阝(安丘县西南六十里)。鲁庄公元年,即周庄王四年-693。故晋阝,本为春秋纪国之城,可以称为纪晋阝。

(二)《春秋·庄公十一年》-683:“夏五月,戊寅,公败宋师于晋阝。

杜预注:“晋阝,鲁地。”杨伯峻注:“此晋阝为鲁地,而在宋之间者,与元年纪邑之晋阝非一地也。”故此晋阝,当可称鲁晋阝。纪与鲁晋阝,同名,应当属同一氏族。此外,鲁庄公元年,齐国军队迁晋阝人,在庄公十一年,鲁国军队在晋阝地将宋国军队打败,相距十年。鲁晋阝可能从纪晋阝迁来或晋阝氏族双方合并聚居地的地名。

到了春秋时期,在纪国的,住,为纪的附庸,纪又为齐的附庸,其实是齐的附庸。公元前693年,齐襄人一部可能往西,迁到同族鄣地今山东东平一带;一部往地迁到鲁国,今山江济宁一带,和那里的同族聚居,八年-690齐灭纪国,鲁庄公十一年-683,鲁军在地打败宋师,人又可能向南迁移,进入山东、江苏之交的赣榆一带,聚居而成为方国。齐恒公二十二年-664,率军兼并鄣(东平),鄣人和人会合加入纪鄣,聚族成为方国称纪鄣。齐景公二十五年-523秋,齐师伐莒,莒子奔纪鄣,齐军追到纪鄣,灭其国,缙云氏族中、鄣等部,见城破,为了纪念,改姓为章,并继续南迁,散居于今江苏、安徽、浙江、江西、福建一带。

西部缙云氏的踪迹,重庆市内缙云山,今亦为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北宋《太平寰宇记》:“其山高耸,林木郁茂,下有泉水,东西分流,传之黄帝于此三合神丹,故得此名以纪之。”宋《灵成侯庙碑记》:“此山出于禹别九州之前,黄帝时有缙云氏不才子曰混沌,高辛氏亦有不才子八人投于宾,以御魑魅,名其于此。”明曹学亻全  蜀中名胜》卷十七引《图经》:“缙云山,在(巴)县西北百三十里,其山高耸多林木,下有温泉,分东西流,相传黄帝于此合药。”山中有缙云寺,初建于唐。故此缙云山,当“缙云氏不才子”氏族西迁流放时所居之地。

道教形态的黄帝文化

总之,缙云氏是轩辕黄帝的一个别称, 五千多年前他与炎帝氏族一起, 先后从西北陕甘高原游牧到今山西大同桑干河上游一带后,为了抗击东夷蚩尤集团,与炎帝和熊罴貅貔豸区   虎等众多部落合兵时所取的氏族名称。经过涿鹿、阪泉大战,统一了我国原始社会中原大地,代神农而成为黄帝。唐尧时, 其中一支仍担任部落联盟中四岳之职,佐尧掌礼。因主治(政)南方一带,担任夷族地区的三苗之君。与共工、鲧一起主张尧子丹朱世袭,反对虞舜接位。虞舜摄政后,为了架空帝尧的政治权力,把三苗君(缙云氏不才子)当作为四凶之一, 被打散流放。他们后来和分布各地的许多兄弟氏族同化融合, 都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部分, 而黄帝亦被尊为人文始祖。

留在南方的缙云氏族中一部,进入浙江中部,见山中孤石(鼎湖峰)和古文“祖”字同形,把它当作氏族始祖的象征,遂成祭祀黄帝之地,而命名缙云山。他们后来和瓯、闽、百越等氏族不断融合同化的过程中,人们怀念始祖黄帝,早在先秦时期就在浙江中部的瓯江上游好溪畔建立缙云堂,开始祭祀;到盛唐改成黄帝祠宇,并进行道州二级公祭,并将氏族文化和方士、道教文化相结合,逐渐演变成为铸鼎、觞百神、驭龙飞升为主要内容的黄帝文化形式流传。唐王灌《轩辕本记》载:47

以景云之瑞,庆云之祥,即以云纪官,官以云为名,故有缙云之官。(或云帝炼金丹,有缙云之瑞,自号缙云氏,赤多白少为缙)于是设官分职,以云命官:春为春云官,夏为缙云官,秋为白云官,冬为黑云官,帝以云为师也。是时炎帝之裔姜姓者也缙云者,帝之祥云。其云非云非烟,非红非紫。又以帝炼丹于婺州缙云之堂,有此祥云也。……南至江,登熊湘山。往天台山,受金液神丹。……黄帝往,炼石于缙云堂,于地炼丹时,有非红非紫之云现,是曰缙云,因名缙云山。(在婺州金华县,一云永康县也)……时有薰风至,神人集,成厌代之际,即留冠剑佩舄于鼎湖极峻处昆仑台上,立馆其下,昆仑山之轩辕台也。

这种形态的黄帝传说文化,在程朱理学占统治地位的后期封建社会中,一直被理解为荒诞。宋温州知府留元刚《初阳山题记》48中云:“想轩黄之驭,质凝祛妄,出又入无”。明著名清官石万程,在仙都留有《轩鼎问疑》49一篇,中有:“缙云轩鼎事,志传未载其详,览者疑为附会,予初亦未之信。”清史学家谷应泰在《仙都广志序》中也说:“乃言缙云者,必称仙都。仙都得名,肇自轩辕骑龙上升。毋论陕右浙东,道理不侔,即神仙之说亦涉于诞,儒者弗举也。”清康熙二十年《缙云县志》也承认:50“黄帝上升之说,似为荒唐。”

道教,是中国古代社会宗教信仰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本土宗教。它作为一种社会文化形式, 与人类文明同步。反映了在生产力水平极低的情况下, 原始人群对自然现象的神秘感。当人类从愚昧状态转入文明殿堂以后, 受这种盲目异己力量的支配, 人们仍然无法摆脱而长期存在。这种人类社会的原始宗教, 曾经渗入到人群生活的各个领域中, 它是思想的原理, 行为的原则, 激情的原源, 道德的效准和人际关系的扭带。道教的直接源头是先秦的道家和秦汉的黄老崇拜, 它的诞生在东汉。进入魏晋南北朝以后, 国土分裂, 人民苦难,为道教和佛教的改造和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社会思想环境。道教活动场所叫洞天福地,有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二十四庐等之说。缙云仙都为三十六小洞天之二十九,名元都祈仙洞天。从唐司马承祯《上清天地宫府图》和杜光庭《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所记的一百多处洞天福地中,明确记载与黄帝有关的道教活动场所全国仅缙云仙都和崆峒山二处。这种独具特色的地域文化现象,在二十一世纪的当今时代, 如果继续把缙云仙都黄帝文化仍视为荒诞,或简单地表述为“道家之杜撰”的观念,是很不科学的。事实上,它的形成应当有比道教更深层次的更具体的远古黄帝缙云氏族文化内涵所造就。

缙云的封禅祭祀

唐徐坚《初学记》云:“《礼记》曰:‘昔先王因天事天, 因地事地, 同名山升于中天。’”《河图真纪》也云:“王者封泰山禅梁父, 易姓奉度, 继兴崇初也。” 即古天子每年举行的祭祀大典, 报天之功日封, 报地之功月禅, 封禅大典一般都在泰山上举行。《管子·封禅》云:“管仲曰:‘古者封泰山禅梁父者七十二家,……黄帝封泰山禅亭亭。’” 即黄帝封天在泰山, 禅地在泰山下的亭亭山。亭亭山, 在山东省泰安县南五十里泰山之阜。黄帝封禅, 就是缙云封禅;黄帝之世,就是缙云之世。 宋《太平御览》卷九五三有载:

郭子横《洞冥记》曰: 太初三年东方朔从西那国还汉, 得声风木枝十枚九尺, 大如指, 真可爱, 缙云封禅之时, 许贡其木为车辇之用。 此木生因洹之水, 则《禹贡》所谓洹也。 其洹出甜波, 树上有紫燕黄鹄集其间, 实如细珠。 风吹枝如玉声, 因以为名。 春夏馨香, 秋冬声清。 有武事则如金革之响; 有文章则如琴瑟之响。 上以枝遍赐群臣。 百岁者以此枝颁赐; 人有疾者, 枝则汗出, 死者枝则析。 昔老聃在于周世言, 七百年枝未汗。 渥佺生于尧时, 年三千岁植此竟未折。 上乃以枝赐朔。 朔曰: 臣己见枝三遍枯死, 死而复何啻于汗折而己哉。 里语曰: 年未半, 枝未汗。 此木五千岁一湿, 万岁一枯。 缙云之世, 此树生于阿阁间也。

缙云县传统民居,为连体四合院的大房子, 俗称道坛。其中的天井叫明堂, 是封建社会氏族住宿、生活和祭祀的场所。 汉蔡邕《明堂月令论》云: “明堂者,天子太庙。所以崇礼其祖,以配上帝者也。《易》曰:‘离也者,明也,南方之卦也。’ 圣人南面而听天下,向明而治,人君之位,莫正于此也”。《尸子·君治篇》:“黄帝曰合宫,有虞氏曰总章,殷人曰阳馆,周人曰明堂,皆所以名休其善也”。又有《文中子·问易篇》:“黄帝有合宫之所,尧有衢室之问”。谢灵运《山居赋》:“合宫非缙云之馆,衢室岂放勋之堂”。作者自注:“缙云,放勋不以天居所乐,故合宫衢室,皆非掩留,鼎湖。 汾阳乃是新居”。后来人们将合宫、明堂合为一义,也称缙云堂。谢灵运《游名山记》云“永嘉有缙云堂”, 刘澄之《宋永初山川古今记》亦云:“永康有缙云堂,……晋成帝作。” 其实就是一处, 即鼎湖峰旁今黄帝祠宇址, 因为这块风景秀绝之地正处于永嘉郡、永康两地之交的缘故。在这里祭祖, 年代甚早。20045月在黄帝祠宇二期工程施工工地上, 我发现春秋战国时期的印纹硬陶一片, 它告诉人们这里祭黄帝, 可以上推到先秦。

缙云堂, 缙云县民间简化为云堂, 有三处:一在仙都;二在县城古北门外;三在缙云县与永康市的下东山, 亦称城阙陶, 为一处古墟城堡遗址。有意思的是, 梁太清三年(550)著名文学家江总避乱到浙江, 写有《云堂赋》一篇:51

览黄图之栋宇, 规紫宸于太清。何面世之胶葛, 信不日之经营。仰一时之壮丽, 跨万古之威灵。吐触石之奇色, 混高堂之旧名。若乃三阶入户, 百拱千楹;莹以玉绣, 饰以金英;绿菱悬插, 红萼倒生。于是木叶声寒, 壶人唱静;承露擎虚, 相风照迥。天子乃下辇开宴, 出豫娱神文;悬日月思革风尘, 是附凤之多幸, 愧屠龙之不真。

古代祭祀先祖之文, 有的称铭。《礼记·祭统》:“夫鼎有铭, 铭者自名也。自名以称其先之美, 而名著后世者也,…铭者, 论撰其先祖之有德善、功烈、勋劳、庆赏、声名, 列于天下, 而酌之祭器, 自成其名焉, 以祀其先祖者也。” 元《仙都志》载, 在缙云仙都山的有,唐建中二年780节度判官李季贞《仙都山铭》:

玄混播形, 厚载孕灵。雄冠群山,孤高亭亭。挺立参天,氲氲青冥。岚凝丹穴,霞驭云屏。上摩九霄,旁凝五星。龙须莫睹,凤管时听。降时穆武,求之靡宁。徒闻荒政,曾不延龄。物在侏异,昔人乃铭。

唐淮南节度使张露《仙都山铭》:

仙都有山,山出万山。直上千寻, 入烟霞深。圆如笋抽, 高突云阴。

标表下国, 权与象帝。日欤月欤, 万有千岁。东西大镇, 川泽四卫。

造化元垠, 莫如往制。晴岚依依, 宿雾洞天。仿佛有象, 神仙下来。

灏气氤氲, 灵鸟环迥。永殊尘杂, 不鼓纤埃。绝顶霄汉, 澄湖在上。

入罕戾止, 孰窥其状。日烛云披, 风飘液飞。如雨雨空, 微洒露衣。

谷来松阴, 潭影曙晖。往往鹤唳, 不知所归。唐垂百年, 玄宗体元。

响应万岁, 声闻上天。帝祚明德, 祠堂在焉。永怀轩后, 功成此地。

丹灶犹存, 龙升万里。事列方志, 道高青史。无复仙容, 空流溪水。

百越之内, 此山为大。恍若壶中, 疑生象外。直而不倚, 高而不殆。

古往今来, 独立沧海。

唐殿中侍御史韦翊《仙都山铭》:

亭亭仙都, 峻极维嵩。屹立冥石, 削成浙东。发地直方, 摩霄穹崇。

灵治在上, 祥云积中。圭直千仞, 柱宁四封。目视不及, 翰飞靡穷。

群追奔走, 列仙会同。黄帝彼访, 碧岭是冲。丹穴旁起, 金溪下融。

日照霞附, 月映绡蒙。壤绝栖尘, 木无寓丛。居幽不昧, 守一而雄。

万寿报响, 九成来空。嘉名来复, 展礼斯洪。录作徵止, 年祈感通。

莫高匪兹, 造物之功。

宋两浙转运副使叶清臣《处州独峰山铭》:52

黄帝车辙马迹, 周遍万国, 丹成云起因瑞名。山则独峰之登, 固宜有是。会将漕二浙, 行部括苍, 道由仙都, 亲访灵迹, 概然感秦汉不自度也。驻马溪上, 勒铭山阴。

  於黄显恩, 道崇帝先。隆三迈五, 功丰德全。脱履厌世, 乘云上仙。

绔彼飞龙, 落于皇天。虐秦侈汉, 鏖兵事边。流痛刻下, 溺作穷年。

昭是古训, 跋于岩巅。宜尔灵山, 孤风岿然。

 

总而言之, 我国南方缙云一带的黄帝传说文化, 4200年前黄帝缙云氏族中的一支,在尧舜禅让期间迁入浙江一带, 见山中有孤石高耸入云如‘祖’字, 遂定为祭祀先祖黄帝之处,后来又和道家铸鼎、炼丹、觞百神和驭龙飞升等信仰相结合而逐渐形成的一种文化类型;源远流长, 博大精深, 是一笔十分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注释和引论

1)《旧唐书·地理志》卷四十;     

2)《元和郡县图志·江南道》卷二十六:          

3)元陈性定《仙都志》卷上,《道藏要籍选刊》(七),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9年版549页;

4)宋张君房《云笈七签》卷一百;   

5)(48)(52)仙都鼎湖峰摩崖石刻;              

6)明王士性《五岳游草 广志绎》, 中华书局2006年版7576页;

7)宋《太平御览》卷一七一;宋《太平寰宇记》卷九十九;   

8)明郭忠、刘宣《处州府志·缙云县志》卷七;           

9)王晓毅、丁金龙《从陶寺遗址的考古新发现看尧舜禅让》,《新华文摘》2004235456页;

10)《李太白集·远别离》卷三;

11)徐旭生《中国古代的传说时代》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8485页;

12)(17)(44)《史记正义》注引, 《史记》中华书局1959年版29页;

13)吕大临《考古图》卷一, 癸鼎;

14)徐旭生《中国古代的传说时代》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68页;

15)《史记正义》注引, 《史记》中华书局1959年版38页;

16)《史记正义》注引, 《史记》中华书局1959年版28页;

18)顾颉刚《古史辨》第一册,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版第58页;

19)顾颉刚《史林杂识初编·黄帝》, 中华书局2005年版第176页;

20)王国维《古史新证》, 清华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2页;

21)茅盾《中国神话研究初探》, 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版第125页;

22)李学勤《古史、考古学与炎黄二帝》,《当代学者自选文库·李学勤卷》, 安徽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50页;

23)李学勤《走出疑古时代·导论》, 辽宁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重写学术史·后记》, 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

24)张岱年《炎帝黄帝是中国古代文明的象征》,《炎黄文化研究》第1期;

25)何光岳《炎黄源流史·前言》江西教育出版社 1992年版2页;

26)徐旭生《中国古代的传说时代》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49页;

27)何光岳《炎黄源流史》江西教育出版社 1992年版504页;

28)杨伯峻《春秋左传注·昭公十七年注》, 中华书局199021386页;

29)陈运富编注《谢灵运集·游名山志》, 岳麓书社1999年版403页;

30)元陈性定《仙都志》卷上,《道藏要籍选刊》(七)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9年版549页;

31)唐徐坚《初学记》卷二十四, 中华书局2004年版576577页;

32)宋《太平御览》卷六六三,中华书局1985年版2959页;

33)唐徐坚《初学记》卷五;中华书局2004年版109页;

34)宋《太平御览·天子都》;中华书局1985年版页;

35)《史记集解》注引, 《史记》中华书局1959年版37页;

36)(40)《十三经注疏·春秋左传正义》卷四十八;

37)《史记集解》注引, 《史记》中华书局1959年版7页;

38)《左传》杜预注,《左传》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1421页;

39)汤可敬《说文解字今释》岳麓书社2001年版1859页;

41)朱东润《史记考索(外二种)》,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164,169页;

42)《史记正义》注按, 《史记》中华书局1959年版2页;

43)《史记正义》注, 《史记》中华书局1959年版37页;

45)(46)清严可均《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

47)《云笈七签》卷一百;

49)仙都独峰书院, 明梁云构、石万程《盐台道台仙都和韵碑》;

50)清何乃容《缙云县志·古迹》;

51)唐《艺文类聚》卷六三;          

(二00六年十二月七日)

 

 

Tags: 本文暂无Tags!

网站首页|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RSS订阅| 杭州骥宇科技 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01 - 2018 http://www.china-xiandu.net ,www.仙都景区.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20249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