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都印象 » 仙都传说 » 正文
  

雨 松

发布时间: 2013-01-06 14:41:44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分享到:
 
摘要:

 今天,我为大家讲一个真实的,有关生态保护的故事。

话说清朝年间,没有污染的仙都真是美极了。九曲练溪静静地流淌,溪水清澈见底,游鱼可数;沿溪两岸一色青瓦房舍,错落在碧绿的田畴里,掩映在斑驳在杂树中;鼎湖峰傲然挺立,俯瞰尘世,直指苍穹;仙都山上苍松翠柏郁郁葱葱,四时有不谢之花,八节具各异之果……。

更奇特、更美丽的还有二株古松。它生在现在黄帝祠宇旁边——唐代玉虚宫洞天门不远的地方。这两株古松都有百年以上的树龄,树根裸露,盘根错节,树干粗壮又屈曲有致,每棵都需几人合抱才能合拢,铁干虬枝在半空中互为交错,融成一体,枝干之上是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松针,远看便是一把巨大无朋的青萝伞,一年到头成了禽鸟遮风避雨的天堂,真是长昼风雷惊虎豹、半空鳞甲舞蛟龙……。更绝的是,这两株古松还有吐纳雨露的功能,每逢伏天暑日,从古松的针叶间便会洒落水珠,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而且是天越热越大、水珠越多。于是,人们就把它称作“雨松”。

离雨松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古朴典雅的道观。观里的冲虚道长非常感激有灵性的雨松。因为有了雨松,仙都的游客就越来越多,道观里的香火也越来越旺,而施主们呢!自然对观里的供奉也更多更丰厚。因为如此,一日,冲虚道长把甲丁和丹乙二个小道童叫到跟前,吩咐道:“我们观前的两株雨松是仙都的风水树,也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从今以后你们俩其他事情都不要干,一是专职看护雨松,不要让人攀援刻画和破坏;二是专门迎送游客,凡有贵客来访,及时通报,不得有误!”

“遵命、遵命!”二个道童爽快地接受命令。

可是甲丁贪玩,丹乙贪懒,离开道观,一到外面,他们俩就把师傅的话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一天,雨松底下来了一批客人,为首的看见二道童,忙上前打招呼:“二位道兄,我们都是你们道长的亲朋好友,请马上回去禀告道长,今天中午有三十人要到观中就餐。”

“好的,好的。”甲丁和丹乙一边答应,一边转身朝道观走。可是,路一转弯,客人看不见了,他们又溜到旁边玩去了,等到太阳快到头顶,才去告诉道伙房有三个人要来吃饭。”可想而知,三个人的饭给三十个人吃,自然差得太多,道长一脸尴尬,再三赔礼道歉。客人走后,甲丁丹乙二少不了挨骂。

还有一次,处州府的府台、道台大人听说仙都有此雨松奇观,就专程来仙都视察。到了所在,大人们刚下轿,衙役们见此古松就欢呼雀跃,七嘴八舌嚷开了,有的还抽出轿杠指指点点。再说甲丁和丹乙从小就在山中修炼,自然少见多怪,见这么多穿红着绿的人在此吵闹,还以为戏班子要在雨松底下搭台唱戏,就马上赶上前去制止,没好声好气地喝道:“何方戏子,胆大包天,竟敢在此清净世界撒野!”

衙役们一听,火冒三丈,心想我们大人何曾受此奚落,就狗仗人势,一哄而上与二道童吵开了。声音越来越大,语言越来越恶毒。冲虚道长闻声出来一看,原来是自己的道童与父母官吵上了,就急忙上前喝退道童,再三向官家作揖,陪礼道歉,并把他们请进道院,尽其所有款待他们了事。事后,甲丁和丹乙照例逃不了一顿打骂。

因为贪玩、贪懒,甲丁和丹乙三天两头出错,打骂和体罚成了二个道童的家常便饭。可是甲丁和丹乙不但不检点自己,反而把所有的憎恨都归咎于雨松身上,心想,要是没有这二株该死的雨松,我们的日子多快活啊!在再一次挨打挨骂后,甲丁和丹乙就化钱雇人,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将雨松砍掉了。

雨松是仙都的风水树,雨松又是仙都的风景树,砍掉雨松缙云人民都激怒了。

第一个作出反应的是李棠,他是缙云人,清朝宣德五年进士,官至刑簿主事,刑部左侍郎,当时正回乡省亲。听说此事,李棠义愤填膺,马上写了一首诗贴在街上:

悼雨松并序          李棠

仙都有二松,林干奇古,莫知岁年,每暑日停午,枝叶间有雨滴沥而下,名雨松。近为道士所伐,赋此悼之。

云窟盘根同岁华,斧柯谁信敢相加。

尘寰无复晴天雨,俗道非将犯斗搓。

荒院月明猿有泪,古坛云净鹤无家。

青牛一去知何处,洞里仙人湿紫霞。

李棠的《悼雨松》诗词一出,全县人民一呼百应,口诛笔伐,声讨破坏生态事件,一时间弄得沸沸扬扬,妇孺皆知。接着,冲虚道长被告上法庭,饱受牢狱之苦,甲丁和丹乙二道童也难脱干系,当庭仗责后由官家变卖为奴。由于没了雨松,游客越来越少,最后连道观也倒塌了,许多人都尝到了破坏生态环境的苦果。

Tags: 本文暂无Tags!


网站首页|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RSS订阅| 杭州骥宇科技 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01 - 2018 http://www.china-xiandu.net ,www.仙都景区.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2024988号